郑州交通职业学院一个“神经病”大学生的疯狂发明

2006-01-04   出处:   作者:李  萌 责编:王度

    因为厌恶战争的残酷和对《星球大战》的痴迷,他开始研制“反恐坦克”。
    如今,在郑州交通职业学院,他研制成功了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,纵横捭阖,运作自如。该车可以独立工作,还可以把前方的影像镜头、各种数据传输到电脑上;
    现在,他就读的郑州交通职业学院专门为他设立了一间实验室,让他从事科研工作;
    一辆具备实战功能的“纯手工”反恐“坦克”
    自如地前行、后退、转弯、爬坡;当望远镜寻找到目标之后,其上方的激光测距仪5毫秒之内就能反馈出与目标物之间的距离;一只臂杆顶端的无线视频遥感摄像头可随意旋转,室内一切尽入镜头;另一只臂杆上的数码相机每隔5秒就自动拍下一张照片,所拍图像几乎在同一时间通过无线电传递到电脑上。
    12月23日,当这辆1.25米宽、1.55米长、0.9米高、重达192.5公斤的“坦克”在郑州交通职业学院缓缓移动时,众多围观的老师、同学忍不住啧啧赞叹。
    站在一旁,身穿迷彩装、脚踏军警靴,满头卷发的男孩就是这辆“坦克”的发明者,他一边遥控“坦克”的方向,一边通过电脑监控“坦克”传回的录像、照片。这个男孩叫仝长鹏,目前是郑州交通职业学院信息工程系网络专业05级的一名新生,利用高中三年的时间,他组织27名同学发明了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。
    长鹏的同学们戏称这是一个“纯手工的坦克”:主要部件——电子接收仪在市场上买不到,长鹏和同学们买来零件自己动手制造;6条履带共用了1000多块5厘米长的履带块,那是用6米长的铝合金条一点一点切割出来的,履带上的8000多个螺丝钉也是一个一个手工拧上的。
     长鹏说这辆“坦克”将来可以派到战场上去:“这辆‘坦克’靠3块电池驱动,有一块备用电池,一般情况下充电4个小时可以使用一周。如果电路板坏了还有备用电路,受到干扰能迅速切换到另一个系统。传送信号的有效距离是1.5公里,但是它能探测方圆6.5公里内的目标物。它能深入无人之境,探查敌人的目标并迅速传到电脑上。‘坦克’后仓还可以安装武器,攻击敌人,将来还准备安装机械手排除地雷装置。”
    一个酷爱拆卸玩具的“小发明家”
    一个21岁的大学生,如何能研制出这么先进的产品?他走过一条什么样的研发道路?
    “这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。”仝长鹏说。
    1984年,仝长鹏出生在新乡市卫滨区平原乡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父亲是村支书,母亲是当地一家医院的医生。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父亲对他格外宠爱,逢年过节,都会买些小手枪、小汽车之类的玩意儿送给他。
    在父亲看来,这些东西是送给他玩的,然而,仝长鹏拿到这些玩具后,一个个将它们“开膛破肚”,只为了解玩具的构造。当然,为此他没少受皮肉之苦。
    转眼间,仝长鹏已经是初二的学生了。“我拆解了这么多玩具,总得制造个好玩具出来!”仝长鹏对自己说。
    上初二的仝长鹏,已经懂得了电子技术的基本原理。一天,他在家工作到深夜,画出了一幅电路图,然后,他又到市场上去买相关的电子元件。在物理老师的帮助下,遥控小汽车“出厂”了。
    在学校的操场上,这辆小汽车在他的遥控下,前进、加速、停车、倒车、拐弯……这一下在学校引起了轰动。
    这一天,仝长鹏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初中生,完成了到“小发明家”的角色转变。“我会给你们更大的惊喜!”当耀眼的光环将他笼罩的时候,他又向新的目标发起了攻击。
    2001年6月,仝长鹏初中毕业了。在这个暑假里,酷爱看《星球大战》和《终结者》的他,决心研制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。
    为研制“坦克”筹资成立4人乐队去酒吧唱歌
    进入新乡师专附属中学读高中后,因为这一宏伟的“科研计划”,他的身边迅速聚集了一批“战友”,总共27人。大家以他为核心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开始了“研制计划”。
    仝长鹏每个月只有300元钱的生活费,为了“科研”,他紧缩生活开支,能省的就省,以至于经常“饱一顿饿一顿”。
    然而,“研制”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,光资金就需要4万元,对一个高中生来说,筹措那么多资金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    怎么办?看到很多年轻人在酒吧唱歌,每晚能挣几十元钱,这给了他们一线希望。
    几天之后,一个4人乐队成立了。周末,他们就背着乐器,在街头演出;他们还主动联系,如果商家开业了,也要过去“庆贺”一番,赚些辛苦费。后来发展到去酒吧演唱,一个晚上能挣几百元钱。
    仝长鹏是乐队里的键盘手,投入状态后,很有艺术家的气质。“一个晚上下来,不累,就是耳朵根子发麻。”仝长鹏笑着说。
    一次“差一点失去一只手”的事故
    “研制”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,需要很多零部件。有些零部件,在新乡根本买不到。于是,他就往郑州跑。有时,为了一个零件,他甚至要跑上三四趟。
    高一、高二这两年,学习还不是太紧张,家人、老师并没有阻止他。到了高三,“坦克”已经初具模型,也到了最关键的阶段。于是,他们利用“战友”家闲置的房子建起了实验室。
    在整个高中阶段,长鹏和他的“战友”们手上总是挂着伤,旧的还没好,新的伤口又添上了。长鹏说:“这些零件都得用手组合、安装,一不小心手就会被剐破。尤其是冬天,几乎每天都会受伤。后来我们也习惯了,用胶布把伤口一缠,反正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,父母也不容易发现。”
    他们还经历了一次心惊肉跳的“事故”。一个“战友”正在给“坦克”主轴紧螺丝,另一个“战友”站在“坦克”的另一边调试遥控器,“坦克”突然移动起来。“要不是那个按遥控器的同学松手快,紧螺丝的同学又正好在往回收手,那只手肯定是保不住了。”长鹏心有余悸地说。
    “在整个过程中你们有没有什么安全防护措施?”记者问。“几乎没有。现在想起来是有点后怕,但是当时就想把‘坦克’做好,别的没想那么多。”
    倒数第一名的学生,同学眼里的“疯子”
    在高三这年,他的学习成绩成了班里的倒数第一名;而就在3年前他入校的时候,还是全年级的前十名呢。
    虽然自己的“研发队伍”有27人,但是,真正不顾一切、敢于舍弃学习的,只有他一人。于是,有的学生说他是“神经病”、“疯子”。
    去年5月,他去市场上买铁板,店主问他做什么用,他说,研制“侦察车”。结果,店主很不在意地笑了笑。“他的笑,就是那种瞧不起人的笑。”仝长鹏说。
    尽管如此,依旧改变不了他的“研发”热情。去年6月7日,他参加完上午的高考,立即回到实验室工作,就连他的父亲都说,“这孩子真是疯了”。
    2005年9月,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终于在郑州交通职业学院面世了。
    “还有很多不足,我们还要进一步改进。”仝长鹏说。
    中国的高分教育培养不出创造性的人才
    在高中时从年级前十名落到倒数第一,长鹏一点都不后悔:“咱们的教育就是高分教育,培养不出来真正的创造性人才。如果不是痴迷于发明‘坦克’,我肯定考上名牌大学了,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,能上个大学就行。”长鹏毕业之后也不准备进入任何单位。建立自己的实验室,制造各种实用的机器人就是他的梦想。
    “坦克”中的“激光测距仪”和“微型坦克多功能无人侦察车”曾获得我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二等奖、一等奖,并已经申请国家专利。也有厂家想买断长鹏的发明,但是长鹏说:“在所有功能研发完毕之前,我的发明还要保密。”
    郑州交通职业学院一位网络专业的教授告诉记者,长鹏还打算到2007年发明出这样一个智能型机器人:在高台上放一个圆球,高台下的两条路分别是斜坡和楼梯,机器人可以自己分辨是从斜坡上去还是从楼梯上去拿球。
    记者问长鹏:“如果你的发明不被接受,你的创造没有资金支持,你怎么办?如果你的研发转化不成生产力,值不值?”
    长鹏说:“不可能,机器人的应用前景太广泛了,肯定会很受欢迎。”
    当记者走出郑州交通职业学院的大门时,长鹏始终对我们微笑着,脸上写满的全是自信。

新媒体

澳门新普京app订阅号
"澳门新普京app订阅号"用于主动向广大师生以及社会公众推送学校信息,如"学校动态"、"公告通知"等(更多功能正在开发中),便于用户及时接收学校最新信息,了解学校最新动态。

澳门新普京app服务号
"澳门新普京app服务号"用于向广大师生提供各类信息查询、咨询、办理服务,如"成绩查询"、"电话查询"、"上网认证"、"在线留言"、"业务办理"等(更多功能正在开发中),方便师生通过互联网在线查询办理学校相关业务。

澳门新普京app企业号
"澳门新普京app内部企业号"主要是面向学校教职员工、学生群体开通的内部网络信息系统,只有学校登记在内的教职员工或学生群体可以加入,企业号主要提供"公告通知"、"邮件收发"、"工资查询"等服务(更多功能正在开发中)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